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郑州至徐州段铁路已经实现高速化

2020-11-20 20:13

此外,建设自贸区是国家构筑更高水平开放格局的战略之举。要主动学习对接上海自贸区,在投资、贸易、金融、综合监管等领域复制推广一批可行可试的制度创新成果,探索实行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尽快在东部城区形成“类自贸区”管理模式。

在古龙高看来,如果捆绑式发展实践具有可行性,则连云港将会变成一个世界性港口,与日本冲绳、韩国釜山形成一个物流圈,连云港占据重要位置,有可能成为一个集装箱的集散中心、分拨中心。“附近这一片的集装箱都到连云港来,在这做加工、拼箱、传送。”

在古龙高看来,由于上海自贸区离江苏较近,对江苏经济发展会有溢出效应,但其虹吸效应也会更明显。“江苏上报两个城市,则连云港的重要性相对就低了。国家选择苏州,要考虑是否离上海太近;国家选择连云港,要考虑到是否目前经济体量还相对较小。”

对外招商引资要重点突出日、韩、新等地区,积极突破中亚、欧美等地区,对内招商引资要重点突出长三角、珠三角和中西部地区。其中,特别是已建成的中小企业园要加大招商力度,狠抓项目入驻。

在古龙高看来,连云港的重要性在于建立起东亚和中亚国家的联系通道,成为这些国家进出的“门户”。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个概念是新的。江苏省社科院沿海沿桥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古龙高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但在 一带一路 战略提出来之前,连云港大陆桥运输已经开了20年,这对连云港来说已经是常规性的工作。”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连云港市市委书记杨省世。

据当地政府官员透露,国家对连云港30万吨级航道工程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扶持,获得交通运输部补助30%,江苏省补助60%。

“连云港为江苏的女儿,是要 嫁 出去为别人做一些事情的。”连云港市人民政府研究室副主任周俊形象地说。

而另一边,则是上合组织及其周边国家经济圈。在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合作中,连云港更是扮演着重要角色,它是哈萨克斯坦最便捷的出海通道。

“这也意味着,连云港承担国家战略的意义比其纯粹的经济意义大得多。”古龙高说,尤其是对哈萨克斯坦而言,该国矿产资源丰富,每年出口到日韩的货物众多,进出口需求旺盛。但哈萨克斯坦作为内陆国家,在此情况下,连云港与哈萨克斯坦的合作,为其提供了出海口。

杨省世,曾经在交通运输部工作多年,于2013年履职连云港市委书记,“一带一路”战略从构想到落实的过程,契合于他执掌一方的转型更求,“要充分发挥当地的区位优势。”他说。

该报告内容还显示,连云港承担了90%的境内大陆桥国际过境集装箱运量。

此外,要加快结构调整,着力推动有技术优势、有市场前景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规模化发展,使之成为全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2015年要重点在推动新医药产业集群发展上取得成效。

古龙高强调,下一轮港口建设上,主要是争取建设集装箱运输的干线大港。“港口相对来讲,硬件功能还是挺好的。目前需要提高的就是软件方面。”他说,很多其他地方的通关只要在一个小区域,比如在地方通关就可以了,但连云港作为大陆桥运输的东方桥头堡,通关涉及到跨境运输,要求与国际接轨,所以对通关的效率以及程序服务有更高的要求。

而在向东开放方面,要重点巩固与日韩新的港航物流合作,同时加强与巴西、澳大利亚等地区的交流,发挥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门户作用。

在2014年12月份,国家又批复了3个自贸区后,古龙高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能否学习福建进行捆绑式发展。

“铁路现在是排在连云港(建设)的1号工程。”古龙高说,郑州至徐州段铁路已经实现高速化,而连云港至徐州段高铁仍然未通,这对连云港的发展不利,对国家战略也不利。

一位参与连云港自由贸易港区申报方案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云港自由贸易港区规划总面积367平方公里,包括航运物流核心区和产业配套功能区两部分。其中,航运物流核心区以连云港区和现有的海关特殊监管区为载体,并以其规划区域为实施范围,面积69.5平方公里,重点发展航运物流、货物贸易、商品展示、金融服务及与陆海运输相关的港口服务业。

回溯历史,连云港与丝绸之路的渊源可谓久长,坐落于此的秦东门遗址,被看做是海陆丝绸之路交汇的标志。

“福建搞自贸区,最有条件的地方是厦门,它原来就是经济特区,经济发展又好。但福建还有平潭,平潭作为福建的经济开放区,面对海西经济区。所以,最终福建搞捆绑式发展——厦门平潭自贸区,这个思路特别好,我把这个归结为福建模式。”古龙高说。

首先,港口是扩大开放的重要载体,但目前连云港港口的服务功能发挥不充分、运营效率较低、竞争优势不明显。随着港口吞吐能力快速增长,亟需合理定位“一体两翼”各港区的功能,优化布局,实现错位发展。

此外,要围绕打造我国丝绸之路沿线三大标志性国际展会,进一步提升连博会办会水平。

上述人士表示,产业配套功能区以国家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先导区及其周边的港区、物流园区为实施范围,面积297.5平方公里,重点发展大型临港产业、现代港口物流业、临港加工贸易、期货保税交割、大宗商品仓储交易和其他现代服务业。

针对港口建设时,古龙高告诉记者,目前连云港港口发展较好。“因为开港已经80年了,目前30万吨级航道国家正在建设,建成以后,从硬件来讲,应该是世界一流大港”。

在古龙高看来,首要的就是道路联通。他告诉记者,尽管连云港铁路公路航空等交通设施,基本上都已具备。但如果要作为一个国家级的综合交通枢纽,则仍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二十年前,一位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写下了一首名为“新丝绸之路”的诗。彼时,写诗的地点是在连云港的港口。如今,这首诗被刻在以铁锚造型为主体的“新亚欧大陆桥东端起点”的标志性雕塑前。

“而建成这个门户首先需要一个自由港的政策。连云港现在最需要的是对港口和口岸全方位的开发。”古龙高说。

同时,要深耕中亚,重点建好用好中哈物流合作基地,使其成为两国经贸合作的亮点,并积极争取将金港湾物流园建成上合组织国际物流园。

“向东看,连云港与日韩等国家的传统经贸合作密切,日韩的货物从连云港口岸进行陆路运输最近、最具有优势;向西看,连云港是中亚国家主要的出海口,经由中国新疆、甘肃,取道连云港,是中亚国家主要的出海通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于振起表示。

二十年后,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一带一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这也使得连云港这一“新亚欧大陆桥东桥头堡”的特殊地理位置,被赋予了更为重要的意义。

杨省世:“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是当前连云港发展面临的最大机遇,如果抓不好,就会犯下历史性错误。连云港市委将围绕这一重大课题,在具体工作中要坚持主动出击、务实作为,打开全市开放发展的新天地。

东西双向开放是连云港作为“一带一路”交汇点的最大优势。在向西开放方面,要用好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这一重大载体,与中西部地区之间加强港口共用、政策共享、园区共建和产业共育。

杨省世:主要问题在于经济总量小,产业实力弱,港、产、城发展不协调。并且财政收入增速相对放缓,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不快,民生改善还需加大力度。此外,资源环境空间减小,环保基础设施欠账较多,一些突出问题亟待整治。这些都要在今后的工作中切实加以解决,其中产业发展滞后是当前连云港面临的最大短板。

当连云港将自身定位为依托大陆桥、服务中西部、连通东北亚的国际性海港城市,为全国发展大局做出积极贡献之时,需要注意到,其本身尚存一些影响“一带一路”战略下连云港优势条件发挥的制约因素。

并且,古龙高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连云港与中亚东亚国家相连的区位优势,还将吸引国际性的大型企业进驻,发展总部经济,促进商贸经济的崛起。

站在连云港港口临海而望,目光伴随着一片蔚蓝直至远方,再远处就是中日韩经济圈。从连云港港口出发到韩国仁川仅396海里,是距离韩国最近的中国沿海港口之一。

此外,一位连云港市政府官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连云港充分发挥港航、铁路、企业联合优势,不断加大中西部地区货源承揽力度。

nbd:您刚才提到产业发展滞后是当前连云港面临的最大短板,连云港准备如何解决?

围绕贸易便利化这一核心,实施好启运港退税等政策,加快“单一”窗口和跨境电子平台建设,积极打造大宗商品交易中心、进口资源加工基地,提升服务贸易发展水平。同时,要整合用好海关特殊监管区,尽快获批综合保税区。

“这均是源于连云港的特殊区位。”古龙高说,连云港位于沿海海运和陇海铁路网络的交汇点。其中,陇海铁路、兰新铁路纵贯东中西部。“由于这样的特殊性,无论是大陆桥还是丝绸之路,纵贯都和连云港有关。”

在国家战略为这一沿海城市带来机遇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连云港目前自身经济体量仍然偏小,发展的脚步相对缓慢。在此情况下,值得探究的是,其发展面临哪些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nbd:在看到机遇的同时,有哪些问题是需要在2015年克服的?

由此可以确定的是,依托独特的区位和国家赋予的战略定位,连云港“为丝绸之路中西部城市和中西亚国家提供港口物流服务”的基本定位是非常明确的。

据了解,连云港周边及日韩过境运输货源运至中亚、欧洲地区主要有新亚欧大陆桥、西伯利亚大陆桥和海上丝绸之路3条运输通道。无论是从成本还是从距离上看,连云港都是中亚国家的最佳“出海口”。

他认为,江苏可以实践苏州连云港自贸区,好处在于江苏南北发展相呼应,而且捆绑苏州后经济总量又很大。

2014年初时,江苏自贸区方案已上报国务院,上报主体是江苏省政府,方案主要实施载体是苏州市与连云港市。其中,连云港申报自由贸易港区,苏州申报自由贸易园区。

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9月在哈萨克斯坦首提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时指出,应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的五通方式。

杨省世:要主攻项目建设。把全民创业作为源动力、把招商引资作为突破口、把各类园区作为主阵地,在全市上下兴起招项目、推项目、上项目的热潮。并且,全民创业要强化政策激励,搞好扶持引导。

连云港市政府 《2014连云港“一带一路”建设情况报告》显示,自1992年中哈建交、新亚欧大陆桥顺利开通,1995年中哈共同签署 《关于利用连云港装卸和运输哈萨克斯坦过境货物的协定》以来,连云港港口每年承运中亚50%以上的过境箱业务,已成为中国过境运输第一大港。

依托大陆桥、服务中西部、面向东北亚、辐射亚欧大陆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东方桥头堡定位,注定了连云港将带动整个区域经济的发展。

此外,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目前连云港开辟了经新疆霍尔果斯出境的陆桥第二通道,开行至郑州、西安、阿拉山口等地的“五定”班列,与中西部15个省份实现一次报关报检、查验和放行,成为广阔而纵深的中西部地区最为便捷的出海口。

因交通而兴,因交通而盛,在北京大学教授周绍良的眼里,连云港是研究海陆丝绸之路交汇的一个理想地点,而当下“一带一路”战略的明确,为连云港又一次提供了发展的机遇。

在古龙高看来,“一带一路”的概念使得连云港原本陆桥运输的简单物流通道,拓展为一个综合性的通道。同古代丝绸之路相比,如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已不再是单纯的一条贸易通道,而是一个东牵亚太、西联欧洲、辐射2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40多亿人的经济大走廊,新亚欧大陆桥则是这条经济走廊的重要交通大动脉。

古龙高还表示,在2009年国务院已经确定连云港要建设一个面向苏北鲁南地区的区位性国际机场,目前选址工作正在进行。“一但国际机场建成,航空业会进入一个较快的发展阶段。”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连云港促进区域发展作用更大,但其自身也可依托于“一带一路”促经济体质增效。

古龙高说,可以完善城市功能,做国际会展中心,例如将来连云港可举办大陆桥国际论坛或一带一路论坛,完善城市功能性建设等。